2010年1月14日 星期四

人淡如菊
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

「落花無言,人淡如菊」這是人生的一種境界。

不需言語亦相知,深情含蓄,依依然,脈脈然。


「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。」《中庸》也就是說,天賦予人的氣質叫做“性”,一切順著本性行事便是“道”。那麼,就讓我們靜默地順從自己的本性,奇妙的機緣是那樣地隱微,把那些孤鶴之類作為同伴吧,與它們一起飛翔。




那溫和的風,苒苒地吹動著衣袂,翩然飄逸。就那樣自自然然地,順順從從地,摒棄刻意與雕琢。



頭上青天白雲飄,滿目青山入眼簾。




但是,青山不礙白雲飛。山自青,雲自飛,兩幅景象,一種境界。




 
猶如花開,猶如花落,有如風來,有如風去。



 
於是,任憑那風動,任憑那幡動,惟心不移。
 

 

這時候,還有什麼?「微笑如花,人淡如菊。猶之惠風,苒苒在衣。」

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