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3月14日 星期一

白色情人節



愛情是人類的一種發明,需要不斷改良。只是,這種發明和其他發明不一樣,它沒有專利權,隨時會失去。
愛情不是慈善事業,不能隨便施捨。
愛情像一盞燈,需要以內心為燈油不斷灌注,否則它的光焰就會逐漸黯淡。
愛情的視覺不是靠眼睛,而是心靈。
在得意的時候,男人需要的是崇拜。失意的時候,男人需要的,仍然是崇拜,不是憐憫。
愛,拆開來是心和受兩個字。用心去接受對方的一切,用心去愛對方的所有。
初戀的感情是一盆水,平時放穩了休想弄灑半點,可是一旦潑它出去,不但收不回來,而且一滴也不留。
你怎麼能經過一片海,而忘記它的藍?
人世間有許多事,在年華錯落之後的驀然回首裡,僅僅怔忡成一個曾經的影子──像愛情。
要求適合自己的愛情方式,是會得到更多,還是會錯過一個真正愛你的人。
當戀情開始時,是不是彼此絕對的付出,相信在戀情結束後就已經找不到答案了。找得到的,只是誰愛的比較有勇氣吧!
從來愛都不知它的深度,非得等到別離的時候才知。
 
莫里耶:「愛情是一位偉大的導師,教我們重新作人。」

柏拉圖:「真正的愛情,就是要把瘋狂的或是近於淫蕩的東西,趕得遠遠的。」
貝多芬: 「沒有靈魂結合的肉體享受是獸性的,而且將會一直是獸性的。事過之後,一個人體驗到的不是高貴的情感,而是後悔與遺憾。」
莎士比亞:「愛,像炭一樣,燒起來時要想辦法讓它冷卻,不然的話,讓它任意下去,將會把一顆心燒焦。」
於千萬人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,於千萬年之中,時間的無涯荒野裡,沒有早一步,也沒有晚一步,剛巧趕上了。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,只有輕輕地問一聲:「喔!你也在這裡嗎?」─張愛玲
兩個人,分離在地球兩端的悲傷,是最深的悲傷。它卻是生命中,最淡的顏色。
哲學家看偶然是永恆;科學家看永恆是無知;藝術家看永恆是美感;神學家看永恆是命運。
如果可能,只想踩在星天雲外那些歲月的邊緣,而不需用太焦急的心,去守候他散步在人間的名字。

 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